小五一听那老先生的话,瞬间惊喜地问,“你的意思是解药已经配出来了吗?”

“是啊。”那老先生都没想到能够配出来解药,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如果不是那些人三番五次的过来找,这个催那个催的,让他脑袋一个灵光还真想出点东西,还不知道要猴年马月呢。

“等着吧,快了,快出来了。”

小五把这些事情告诉秦裳的时候,也没见秦裳有多少高兴,他摸了摸脑袋,想不通现在秦裳是在想什么,按理来说,有了解药,就再也不用忍受毒发作时候的那种痛苦了,而且如今北域被拿下了,除了白家的一些人在跑外,其他的好像目前也没有什么能够不令人高兴的事情了。

知道白采儿的事情后最高兴的要数宁云了,他抚掌大笑。

他就知道这件事会成,但是就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进展得这么顺利,如今薄九苼身体大好,白采儿也顺利的坐上了那个位置,宁云觉得自己的好日子也来了。

这时候,他自然与薄璠和薄雫那两个人说不到一块儿去,并且认为这两个人已经不配待在薄九苼身边了,但是还有一件事情令他担心,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多薄九苼没有打算与州探所争夺北域的权利。

为什么?

宁云不解。

没有一个人会眼看着即将到嘴的肥肉不吃,现在北域正处于混乱状态下,即使有州探所的人在这,但一切还没有稳定,一切都有可能,这是最好的机会了,宁云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他去见薄九苼,“主子,现在白老不在,北域不稳,目前是对我们最有利的情况,如果我们……”

薄九苼用一句‘这件事稍后再说’打发了他。

白采儿让照顾自己的人买过来了验孕棒,她心里很激动的,测了一下,但是结果却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没有啊,真的没有怀孕吗?

“小姐,怎么样?”侍女一脸高兴地看着她,只要白采儿怀上薄九苼的孩子,那她的好生活自然也跟着来了,“我可是看到了薄先生吩咐他身边的人从外面进了好多新鲜水果,估计也是知道小姐你怀孕的事情才吩咐人准备的,看来薄先生对你也是很好啊。”

白采儿打发走侍女,但对那侍女的话却有点好奇,难道薄先生真的做了这些吗,她还专门去看了一下,果然见到了,那些水果在北域是难见到的,如果是为自己了……白采儿抚上自己的小腹。

那这个肚子里面是有孩子也得有,没有也得有,不论怎么样,她不能放弃现在送到她眼前的机会,她不能让这个机会就这么溜走。

若是什么都没得到,白采儿也就认了,但是白老爷子给她搭建这么一个舞台,她的心已经不仅仅满足于嫁给一个普通人,对她来说,告诉她现在有一个机会能让她永远能够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那她就回不去那种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了。

现在不显身,到还可以瞒一段时间,但是时间也长,估计也就瞒不了了,白采儿想过假孕,直到最后不得已生下孩子的时候,再从其他地方买回来一个孩子当着,但是以她现在的人脉根本就无法避过薄九苼的眼线神不知鬼不觉地做到这些。

而一个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她得设置一个让自己流产的事,这样就失去了孩子,她已经怀孕了,但到了后期,这个孩子因为流产失去,那也就怪不得她了。

但让个让她流产的人该选择谁?

宁云不行,宁云对她还有价值,而修言薄璠薄雫那些人自己根本就无法接近,还有,他们也都是薄九苼身边的人,白采儿还没有自信的认为薄九苼能够相信她而不相信那些跟着他的下属。

排除这些人,唯一能够帮助她达到这个目的的最好的一个人选就是……白采儿而想到了秦裳,该是她,既然当初是她把自己的带到薄九苼那里,那她也该送佛送到西,将这一切事情做完整套才好。

而且她是州探所的人,薄九苼就算有所怀疑,也不好让人调查,这样反而有利于她的计划实施。

这么想罢之后,白采儿就决定了首先她要拉进与秦裳的关系,相处久了才好有后面的事情,但让她意外的是她却在秦裳那里看到了薄九苼的那些水果。

白采儿的笑容差点有点维持不住,她装作不在意地询问秦裳,“这些水果是从哪里来的啊?”

秦裳说不知道。

“不会吧。”白采儿的笑容有些勉强,她说,“北域长年阴冷,像这种热带的水果是很少见到的,我以前在白老爷子身边伺候的时候,白老爷子那里也少有能见到这些,从外面运到这里估计要花大量的时间和财力,而且,现在北域是处于动荡的时候,做生意的人更没有人敢进来了,秦小姐,你真的不知道这些水果是怎么来的吗?”

说到最后白采儿的声音都已经有些变形了,怎么会有人不关心这些,吃得好穿得好,这些都是她平时最羡慕的,但有人却照样毫不在乎。

“这些好像是小五送进来的,我也不清楚,如果你想吃的话,你可以拿去一点。”

“不用了。”纵然白采儿心里想要,但她也不能接受这个,拿回去干什么呢,给她自己添堵吗,她认为秦裳完全只是在炫耀。

一肚子气疼回到了自己那里,白采儿烦的很,但是她还不能放纵,她目前还不能和秦裳撕破脸皮,只能维持这么下去。

晚上。

秦裳收拾完东西,正要走,突然想到白采儿问


状态提示:第225章 水果--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